你这个老秃驴,景区修整师你说这话究竟是啥意思?。

您好承浩走到校长旁边,景区修整师礼貌的鞠躬。洪社长惊喜的站起来,景区修整师立刻拿出笔递给承浩。

恩,景区修整师我决定了,虽然公司是个小公司,但是小公司也有小公司的好处,我已经想了很久了哥,所以我才决定加入这个公司的承浩郑重的说道。这样的利益分配,景区修整师是韩国这边的行业里面最高的分成了。承浩当然归公司管理,景区修整师但是承浩工作室内,也就是承浩旗下的艺人,那就是承浩的人。

好久没有看承浩的直播了,景区修整师现在承浩的唱歌竟然还提升了。两人之间互相坐着边喝咖啡边聊,景区修整师大部分是律师问一句话,承浩回答一堆,就这么又磨蹭了十分钟后,洪社长带着助手也终于到了。

景区修整师洪社长也是非常的沉醉承浩的歌声。

想到这里,景区修整师洪社长心头忽然一片火热,看向承浩的目光也多了一份热情。景区修整师两个人又一先一后地进了蓝野的办公室。

费伟说道,景区修整师股长,俺进去给你沏杯茶吧?不用。蓝野琢磨,景区修整师这么说来,今儿个这费伟请俺和恭为喝酒,那就不是平白无故的啦。

蓝野在今儿个整个晚上,景区修整师并没有问他那个眼线是个啥人,也没有问他那个眼线是从啥人的嘴里听到了这么些个事儿。这要是只有那跟着他们的一个人知道这么个情况,景区修整师他们倒是可能采取啥行动,让那人闭嘴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